乘龙佳婿

第五百九十四章 何德何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府天 本章:第五百九十四章 何德何能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info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永辰二十年的经筵,注定了将青史留名至于是好名还是恶名,那就说不好了。因为继前J日的唇枪舌剑之后,十月初六的这一场,还没开始就闹出了事,却是张寿舌战孔大学士,两个年纪阅历官阶相差巨大的人当廷做过一场。

    而最后出来做和事佬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天子。可这亲自当和事佬的皇帝光明正大拉偏架,却是直接欣然首肯了算经馆这样一个新鲜事物,竟是不管不顾就决定对天下进行推广。

    而后,吴阁老这个天子应声虫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质,跳了出来声援附和。

    面对这样的状况,孔大学士虽然气了个半死,可像他这样坚决的反对者实在是不那么多,再加上皇子又出来继续当了第二位和事佬,提出把算经馆改成了杂经馆,列印水利农书等杂书J十种供学子借阅抄录,又说动了岳山长等人支持,事情才算是定了。

    岳山长肖山长等人其实并不那么想支持,可皇子笑容可掬亲自游说,又请他们推荐书放在杂经馆,供人借阅,若是连这面子都不给……谁都不觉得自己还能去做东宫讲读。

    至于洪山长,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并未得到天子召见,反正这一日的经筵,人竟是没来,既避开了这样的疑难,却也错过了这么一个会。

    等捱到这一日经筵结束,之前貌合神离的位山长却又走到了一起。个人全都避免了评论皇帝又或者未来太子先后出来当和事佬的举动,而是只着眼于评论今日经筵上众人的讲学。至于张寿和孔大学士的这场争辩谁输谁赢,人却都心照不宣。

    堂堂阁老对上张寿这么一个新贵,竟然亲自捋袖子上阵,而不是动用那些马前卒,孔大学士绝不至于势弱到这么一个地步,是故意示弱乃至于其他目的的可能X很大。至于张寿,算经馆变成杂经馆,而且站出来如此提议的还是皇子,张寿想到过吗?就甘心吗?

    而人议论的另外一件事,就是经筵一结束,皇子就被朱莹守株待兔堵住了。岳山长觉得,气得柳眉倒竖的大小姐那仿佛是不甘心极了,而肖山长也评论了一番朱莹一把将皇子拖走的嚣张跋扈态度。徐山长则是打哈哈含含糊糊,仿佛一点都不想评论与朱莹有关的事。

    别说是他们。拔腿追去的四皇子也觉得朱莹实在是太不把自家哥放在眼里了。可是,一直等到他气急败坏地追在朱莹和皇子后头进了麟趾门,这才发现朱莹正笑YY地在那和皇子说话,瞧那兴高采烈的模样,哪里有半点大发雷霆的样子?

    麟趾门之内是慈庆宫,但也有另外一个外间约定俗成的名字东宫。这里位于整座宫城的东面,也在华殿的东北面。当今皇帝在跟随太后入京被封为太子之后,就住进了这里,而不久之后,这里也会成为皇子的居所。

    然而,无论皇子又或者四皇子,对这个地方全都很陌生。从前有两个年长的哥哥,他们根本不会上这种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地方来。现在皇子虽说已经是未来太子了,可他也没有提早对慈庆宫宣示归属权的打算。

    所以,第一次上这儿来,四皇子东张张西望望,见这偌大的地方竟然看不到人,他这才迟迟疑疑地走上前去,有些纳闷地问道:“莹莹姐姐,你和哥这是打什么哑谜呀?我都看糊涂了,还以为你要欺负哥呢”

    见朱莹笑而不语,他忍不住又问道:“哥搅和了老师他们的好事,你真的不生气吗?”

    虽然哥刚刚在华殿当和事佬时说的话做的事,是父皇吩咐他去做的,但按照四皇子了解的朱莹那脾气,应该是不管二十一,先找哥算账才是。

    四皇子的炯炯注视和疑H质问,换来的是朱莹伸使劲揪住了他的双颊,然后就是一通掐捏。直到他的脸被捏成了面团团,他哎哟哎哟地连声呼痛,朱莹这才放过了他。

    “算经馆本来就只是投石问路而已,看葛爷爷和陆胖的样子,都明显就没想到能成。阿寿昨天也对我说,只希望天下学算经的人,不要都和叶孟秋那师兄弟四个一样窘迫。要知道,九章堂接连两期考生,十个里头九个不是京城就是近畿的。”

    “因为陆郎那书坊,主要还是在京城以及近畿一带卖书,如叶孟秋那师兄弟四个人在广平府,就已经买不到算经了,足可见天下其他地方是什么情景。”

    朱莹倒不是真的同情叶孟秋等人,她又不是慈悲的圣人,可只要张寿决定大度原谅,那么她也会大度地不计较那师兄弟四人之前还去陆家的冠礼上找张寿和陆郎的麻烦。

    她说到这里,觉得自己对兄弟俩解释得够清楚了,这才笑YY地说:“我就是想耍弄一下某些人,让他们觉得我气急败坏找皇子算账,觉得阿寿他们这次铩羽而归,然后再跳出来挑事,到时候正好狠狠chou他们。”

    “不过,皇子那个提议确实不错,直接把岳山长他们个都拉下了水。不愧是未来太子,越来越厉害了”

    皇子被朱莹夸得面红耳赤,好一会儿才道:“莹莹姐姐,你高看我了,其实那都是父皇教我这么说的……其实我的本意就是,直接请老师把葛氏算学新编放到算经馆,让那些寻常书生也能够接触一下这些并不精深的算学要旨。结果……”

    他顿了一顿,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结果父皇却说,不要全都放进去,放个卷,讲到分数和一元一次方程就行了,其他的东西,有志于考九章堂的人自然会去寻觅接下来的书,要不然等到他们考上了九章堂,自然会有人教。可我觉得,前卷实在是太简单了啊……”

    见皇子一个劲地认为前卷简单,又瞧见四皇子听见这话着实哭笑不得,朱莹顿时脸Se异常微妙。

    葛氏算学新编她当然看过,第一卷她能看懂,第二卷涉及到分数和循环小数之类的课题,她就开始犯晕,等到通分和什么分数加减乘除之类的,她就很吃力了。至于此后用一元方程来解决J兔同笼乃至于开关水阀之类的,反正她是看了一遍之后就觉得晕头转向。

    后来虽说有张寿给她深入浅出地讲解,但她已经决心败退了她要是有这天赋,早八百年就当上葛爷爷的学生了

    而听皇子说真正授意演那场双簧的是皇帝,朱莹虽说觉得意外,但这也是情理之,少不得又逮着四皇子详细追问。等到四皇子添油加醋地说出了他们和皇帝的那番对话,她就夸奖了四皇子有长进,当然更是少不得猛夸皇子越来越像太子,四皇子越来越像贤王。

    可听到太子和贤王这两个称呼,皇子就顿时面Se变了。而朱莹虽说正在和四皇子说话,可她敏锐地注意到了皇子似乎有些Yu言又止,当下就立刻疑H了起来。

    难不成皇子事到如今还没有接受自己即将是东宫储君,和四皇子已经不再相同?

    “莹莹姐姐。”皇子终于下定决心。他上前一步,低声问道,“我觉得,今天如果先出来给孔大学士和老师拉偏架的人是我,然后父皇再出来做和事佬,把算经馆改成杂经馆,这是不是会更好?”

    “我总觉得,父皇这番特意安排,好像是为了我似的……可是如此一来,岂不是有损父皇的名声?那时候是大庭广众之下,我没办法驳回父皇的要求,可我心里就是觉得这样不太对。”

    “那一次传说我建言父皇,说是放大哥和二哥出来参加经筵的时候也是,我明明只是S底下建言,并没有上书,可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我请父皇彻查,可父皇笑归笑,却一点都没有动作,我那时候就觉得奇怪了,甚至还想过,是不是父皇故意把消息传出去的”

    一旁听着的四皇子越听越糊涂,到最后忍不住问道:“父皇G的?可这是为什么啊”

    朱莹则是凝神想了一想,随即就看着皇子轻声道:“你既然觉得是皇上G的,那想来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觉得是为了我。这次父皇教我那么说,别人会不会觉得父皇独断专行,而我却好像不偏不倚?而上次,别人会不会觉得父皇太无情,我却好像重孝悌?可其实不是这样的……”

    没等皇子说出为什么不是这样的,朱莹就嘿然一笑,直接打断了这位未来太子渐渐有些语无L次的倾诉。她一把拉过一旁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的四皇子,把人推到了皇子面前,这才一字一句地说:“这事情我一个外人,不好置评,你应该和四皇子多多商量J流才是。”

    “可是……”皇子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说出了这J天他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莹莹姐姐你兴许也是我的嫡亲姐姐啊”

    这一次,朱莹笑得更乐了,甚至露出了两颗小白牙:“就算我真的是你亲姐姐,就和永平那样,可是涉及到皇上和你父子之间的事,你也不该问我,而应该问四皇子。上阵亲兄弟,你和四皇子从小一块长大,有什么事你不明白,当然该和他互诉心扉才对。”

    见朱莹撂下这话,竟然真的旁若无人扬长而去,皇子顿时呆住了。而在他对面的四皇子,却是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道:“哥,你是不是觉得,父皇在有意让你这个未来太子对外展示仁德公平?”

    这下子,皇子登时忘记了朱莹的离去,急忙问道:“四弟你也发现了吗?”

    四皇子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说:“哥你要是不说,我才不会想到这个……从小就是你比我细心,你比我稳重,我就压根没发现父皇的苦心……但父皇对你好也是应该的,你再过J天就是太子,父皇当然要帮你树立威信。你只要T会这心意,父皇应该就会很高兴……”

    皇子最初听四皇子在那比较他们两兄弟时,还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可当听到后头那番话,他就渐渐觉得心里不太是滋味了。

    他知道四皇子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打心眼里的真心感受。可越是因为如此,他就越觉得心头犹如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巨石。他又不是才G惊天动地,又不是德行高尚脱俗,何德何能让父皇从小就呵护着,这还突然要册封他这个太子,甚至无视自己的声誉来凸显他?

    他怎么还得上父皇这份信任和ai护?足足僵立在那儿好一会儿,皇子这才轻轻握住了四皇子的,随即声音低沉地说道:“不,四弟你说得不对。我从前没想过当什么太子,可既然马上就要当了,我却不希望别人为了成全我去做出牺牲,无论你还是父皇,都一样。”

    “我还有很多东西不懂,但我会去学。如果以后你发现我有什么没注意到的地方,有什么昏头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我,哪怕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也一定要提醒我。”

    四皇子顿时瞪大了眼睛,可最初的意外之后,他就笑嘻嘻地说:“哥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也一样,以后我要是像庐王那样混蛋,你可也一定要骂醒我,真气坏的话,打醒我也行我就不信了,什么叫做天家兄弟必反目,世上哪有这道理”

    慈庆宫麟趾门之外,避开匆匆离开的朱莹,随即悄然来到这里的楚宽侧耳倾听完内兄弟二人的谈话,不禁微微皱眉,继而转身就走。等到和不远处等候他的吕禅汇合之后,他就沉声说道:“派个人去查一查,看看最近是不是有人在四皇子面前搬弄是非。”

    否则四皇子怎么会忿忿不平地反驳天家兄弟必反目之类的话是无稽之谈?四皇子的生母蒋妃素来温柔腼腆,理应不会在四皇子面前说这些

    而朱莹离开慈庆宫,却并没有立刻出宫,而是毫不顺路地拐去了乾清宫,直接当了耳报神,把之前和皇子四皇子兄弟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眼看她说完就要走,皇帝却忍不住把人叫住了:“莹莹,册封太子的那一天,你也一块来观礼吧”

    换成别人,此时不是受宠若惊,就是诚惶诚恐,表现最好的恐怕也就是平常心而已。而朱莹却直接给了皇帝一声轻哼:“这么大的日子,还用得着皇上你说?他也是我弟弟”


如果您喜欢,请把《乘龙佳婿》,方便以后阅读乘龙佳婿第五百九十四章 何德何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乘龙佳婿第五百九十四章 何德何能并对乘龙佳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