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人休走

第两百零四章:这个世上总会有一种东西,叫做传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玩家角色 本章:第两百零四章:这个世上总会有一种东西,叫做传承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info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年后的明州城已经恢复了几分以往的模样,街上的人又各自忙起了各自的事情。

    卖面的张婆婆又早早的在街上铺开了摊,站在摊子头下着面条,随着雾气四散,那素面的清香也在街头巷尾飘荡了开来。

    当铺的王老板取了一套桌椅摆在门前,气定神闲的喝着茶,等着一天的生意。看他那模样,该是又在想着要在当货上扣几两钱了。

    叫卖干饼的吕老汉今天也赶着牛车进了城,听说前段时间的山贼已经被剿灭了,他这才敢继续进城做买卖。

    随处找了个好些的位置,吕老汉就跳下牛车,支起了自己的摊子。虽然早间一般没什么人买干饼,但他还是习惯早些出摊。毕竟多卖一些就是一些不是吗,再过些年他那小儿子也该娶媳妇儿了,多准备些彩礼总是好的。

    这时,一个穿着身麻布衣裳,低着头的男人突然走了过来,停在了吕老汉的铺子前,开口问道。

    “老伯,你这干饼,多少钱一张?”

    吕老汉抬起了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又一时间不说不出来是在哪里见过。

    其实,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前段时间抢了他两张干饼的和田守。

    只不过此时的和田守已经收拾了一番,不再是之前那副蓬头垢面的模样,所以吕老汉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一文钱一张。”吕老汉开口说道,他这个干饼卖得就是一个实在。价格实惠,童叟无欺,不求一次赚多少,只求客人下次再来。

    “好,那给我来两张。”和田守如是说道,却从怀里掏出了四枚铜钱来。

    他这次是来偿还他的过失的。

    对于他来说,无论大小,过失就是过失,既然他要重新走上武士之路,那他就必须弥补他之前所犯下的过错,这便叫斩断。

    只有斩得断过去,武士才能走向后路。这是他的父亲曾经告诫过他的。

    接过了干饼,和田守将四枚铜钱放进了吕老汉的手里,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吕老汉数了一下自己手里的铜钱,这才现数目多了,正想叫住和田守,抬头却已然再找不到和田守的身影。

    如此,最后的一份过失也已经偿还。

    人群之中,和田守将手插在袖子里,安静地走着,心中默默地想道。

    我也能够走向,往后的路了吧。

    城门口,一个鲜衣青年腰悬宽刀,身披斗篷,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走到了城边。他的面若刀削,神情冷峻,双眉似剑,身躯挺拔。模样当是俊逸,却也透着一分锐利。

    当他催着马走到了城门前的时候,守城的士兵立刻就看到了他,站直了身子客气地说道。

    “左捕头,你回来了。”

    “嗯,年头还要守城,辛苦你们了。”马上的青年应了一声,翻身下了马,同样客气地拱了拱手开口问道。

    “最近城里,没出什么大事吧?”

    “这”士兵该是迟疑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笑道。

    “没出什么大事,着实安生的紧。”

    无非就是来了一些江湖人和山贼而已,现在也都走了。

    “那就好。”被叫做左捕头的青年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着士兵抱了个拳说道。

    “如此兄弟便回官府复命了,诸位告辞。”

    “告辞。”士兵们也各自笑着行了一个礼,让出了一条道来,把青年放了过去。

    有些熙攘的明州城中,那披着黑色斗篷的青年,牵着马缓缓地走进了街道里。

    左良平,二十二岁,是个捕头,明州城的捕头。但同时他也是个捕快,六扇门的候选捕快。进六扇门,是他从小到大的心愿,而如今,他感觉自己离这个心愿已经很近了。

    他的父亲也是个捕快,从儿时起,他的父亲就喜欢给他讲那些六扇门里流传出来的故事。其中他最喜欢听的,自然就是六扇门东南总捕头严亭之,抓捕大盗李驷的那些传记。

    故事里,严亭之总是那样的嫉恶如仇,而李驷,也总是那样的十恶不赦。可每次,严捕头都会差那么一点才能抓住李驷。也是每次,李驷也总能从六扇门的围捕中逃出生天。

    于是从那时起他就誓,他早晚有一天也要进入六扇门,他要帮严亭之严捕头,抓住盗圣李驷。

    为了这一个目标,他日夜不停的苦练着武功,直到他的父亲因公殉职,他的母亲因病去世。

    那一年他一十七岁,他又了一个誓,他将他见到的所有恶人都抓进大牢,还他父亲一个公道,也叫他母亲能得以安息。

    一十八岁,他入了官府,当了捕快。二十岁,他受功任职,当了捕头。二十一岁,他破格受到提拔,去了六扇门备选。

    今年年末,他更是得偿了儿时的心愿,见到了六扇门的东南总捕头严亭之,并与他一起破了一桩大案。抓捕要犯二十三人,当朝官员两人,缴获白银五千锭,丝绸六百匹,军备三百一十三箱。

    严捕头对他的表现似乎很满意,临走前更是说明了心意,表示想要收他做学生,让他考虑考虑。

    而对于左良平来说呢,严捕头确实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捕头,武功高强,行事果断,心思缜密,不畏官威,对大他两级的官员也不卑不亢,但对待下属却又是平易近人。这个人的一切都像是他儿时所幻想的那样,甚至在一些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

    做严亭之的学生,左良平自然是一万个愿意的,但是这也代表着他很难再有什么时间回明州城了。他在明州城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所以请假回来了一趟。

    严亭之答应了,并给了他一封信,让他交给明州城的知府,以方便之后的职位调动。

    走在街上,左良平轻轻地握紧了怀中的信。

    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他终于可以进六扇门了,也终于可以去缉拿那些奔走在四方的恶徒了。

    可惜这一切,他爹娘都已经看不到了。

    “呼。”缓缓地出了一口气,左良平松开了握着信的手,暗自想道。

    等着吧,爹,娘,我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名镇天下的捕头的。那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一个百姓受人欺负。

    还有盗圣李驷,无论他躲到了在那里,我也早晚会将他给抓出来的,以还老师的毕生心愿。

    想起严亭之每每提及李驷时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左良平就已经下定了这个决心。

    “哎哟。”千家楼的后院里,随着一根藤条落下,宁采荷是又惨叫了一声。

    此时的他正用手端着两口装着水的碗,站在院子里蹲着马步。

    李驷则是站在他的身后,悠闲地拍着手里的那根藤条,懒懒地说道。

    “再把水洒出来,就再打两下。”

    至于抽打的力道,他自然是控制得很好的。痛归痛,但是绝对不会伤到宁采荷,还能帮他舒活筋骨,免得站久了抽筋。

    “驷,驷哥”宁采荷端着碗,声音颤抖着说道:“我已经站了半个时辰了,让我休息一下吧。”

    看他那模样,应当是已经快哭出来了。

    “你自己说要学轻功的,不吃一点苦怎么学得会,乖,再站半个时辰咱就休息嗷。”李驷看着宁采荷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可是提前跟宁采荷说了的,学内功是一回事,学轻功可就苦多了,要他认真教的话他可不会放水。

    这点宁采荷自己也是答应了的,说自己已经做好准备了。

    可是现在说好的准备呢,哎,这如今的孩子啊,还是太娇生惯养了些。这才哪跟哪儿啊,想当年他学轻功的时候,一个不好就是从悬崖上掉下来摔个半死。

    他喊过苦吗,他想喊也喊不出来。

    不过,实话实说,有个人愿意学他的武功,他的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咱这也算是,有了个传人了吧。

    看着院子里的宁采荷,李驷轻轻地笑了一下,接着,便又是一根藤条打了过去。

    “挺胸,收腹,头抬高,沉腰,跨马,束两旁,别把水洒出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贼人休走》,方便以后阅读贼人休走第两百零四章:这个世上总会有一种东西,叫做传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贼人休走第两百零四章:这个世上总会有一种东西,叫做传承并对贼人休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