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轶闻之藏宝图

千面书生

类别: 作者:依翱 本章:千面书生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info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一

    青湖山庄位於一大片青湖的正中央,田湘湘与千面书生站在青湖边,还能远远看见青湖山庄内灯火大作,肯定正在寻找着自己与那千面书生,谁也没想到两人竟已逃出了青湖山庄,平时想进出青湖山庄只能靠着航船进出,千面书生却仅以轻功便能轻易进出青湖山庄,可见其功力之深厚。

    千面书生说道:「在下朱雀帮天g堂堂主,千面书生。」

    他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也很清澈,完全无法想像这人是在山间客栈的那人,彷佛是两个不同的人,但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永远没有人不会知道他会以什麽面貌出现,或是假扮成什麽人,除非他亲口告诉你,否则就是进了棺材也不会知晓,但一个人已刻意伪装,岂会轻易告诉他人?

    但这技俩其实许多人都会,甚至b千面书生更厉害,因为他们只需要用同一张面孔,便能够转了身後,马上变换做另一个人,手上不知何时拿着一把刀,那把刀也是伪装的高手,永远不知道它有多麽锋利。

    虽然千面书生方才救了田湘湘,但她现在听到朱雀帮这三字便觉得没什麽好感,总觉得说自己是朱雀帮的人都是骗子,中心一GU怒意无处发泄,玉手一伸,巴掌就立刻要打过去,她的出手并不慢,她也早已预料好会打得他的脸又红又肿,但这掌却没有拍到任何东西,只是挥到了空气,更别说是千面书生的脸了。

    田湘湘的手挥了个空,接着手腕立刻被千面书生掐住了,他抓了很紧,田湘湘感觉有些痛,怎麽也使不上力,千面书生只是看着她,他并没有笑,脸上却充满了笑意,彷佛讥笑着她。

    田湘湘的功夫并不差,而千面书生肯定也非等闲之辈,就算实力相差悬殊也不该那麽容易被擒住,可田湘湘怎麽如此容易便被制伏了呢?

    这道理相当简单,也相当容易明白,一个人若是无法保持平常心,就无法发挥原本的实力,那麽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就容易失常,或是败在其手下。

    田湘湘相当不甘心,怒目嗔道:「你这家伙,还不放手」

    千面书生只是淡淡说道:「你若答应我不出手,我便放开你。」

    田湘湘听了更是不悦,一脚又踢了出去,也立刻被千面书生给抓住了脚踝,先出手却被抓住了手脚,那画面显得相当滑稽可笑。

    田湘湘瞪大了那双如明月的眼睛,恨恨说道:「你再不放手,我就……」

    千面书生微笑问道:「你就如何?」

    田湘湘想了想,却怎麽也想不出个办法,只好说道:「我……我……我便喊非礼了。」

    千面书生听到此话,忍不住笑了出来,田湘湘看了更是生气,问道:「你笑什麽?有什麽好笑?」

    千面书生戏弄问道:「我笑你什麽都不懂。

    接着上下打量着田湘湘说道:「你真的知道什麽叫做非礼吗?」

    田湘湘只能偌偌道:「我……我……」一时却也答不上话,但脸却越来越红,千面书生眯着眼渐渐靠近田湘湘,那双眼睛就像是一轮新月,接着轻轻在田湘湘的脸颊上吻了一口。

    这一吻,田湘湘全身就像骨头散了架,瘫软了下来,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敦了下来,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但却能清楚感觉到呼x1的次数,甚至是心跳的频率。

    千面书生放开了双手,大笑说道:「这才叫做非礼。」

    田湘湘回过神,立刻摀着脸颊,骂道:「你这y贼」

    千面书生彷佛没听见,转过身子,前脚跨出一步说道:「你若是想找我也找不着,我却能轻易找到你。」

    停了下脚步,再说道:「你的身手虽然不差,历练却少了些,还是乖乖回家吧。」接着一跃进了树林间,不见踪影。

    田湘湘说道:「你……」话还没说完,千面书生便已不见踪影,只留下一道淡淡的香气。

    二

    月明如银盘西挂,繁星皓布天满霞,青湖河畔草更青,红颜红裳红脸颊。

    千面书生已不知去向,只留下田湘湘和她的影子,她轻轻m0着自己的脸,虽然她常常赏人巴掌,让人脸又红又肿又烫。

    只是轻轻的吻,田湘湘的脸上既没有掌痕,也没有肿起,但她的脸却b身上的嫁衣还更红,b沸腾的水还更烫。

    田湘湘感觉到了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却说不出是何种感觉,这千面书生似乎不是个坏人,若是换做以前的田湘湘肯定这麽认为,但发生了这麽多事情,或许她已经有所改观。

    田湘湘喃喃道:「千面书生……」说着嘴角还露出了一抹微笑,一种很特别的笑容,那是情窦初开的少nV才会有的笑容,就像一朵春天里含bA0待放的鲜花,不时透露出迷人的香气。

    但随即收起了笑容,cHa着手、踱着脚说道:「我一定要让你好看」她发誓一定也要让千面书生看着自己的笑脸,但那些都是之後发生的事了。

    月光已冷天更寒,白雪忽然由天而降,落入了田湘湘手中,这是平地上的第一片雪,但雪花很快的就融化了,只有一滴水流入土中,渗入土壤中消失无踪。

    天上再冷,地上总有温暖,可以融化它。

    四季的变化看来相当缓慢,却更是瞬息万变,在一瞬之间或许早已差之千里,只是没有人发觉罢了,是人太迟钝还是这一切尽在眨眼间?

    田湘湘方才受了欺负,还想着要回家,但这一秒她的想法又变了,她决定要找到这个千面书生,好好算帐。

    你说这是不是b四季的变化更快?更难以捉m0呢?

    田湘湘先前还不会如此叛逆,现在她总觉得自己能够外出闯荡江湖了,这也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尽管曾经吃过亏她也不在乎。

    人是善忘的,总是会忘了自己之前吃的苦头、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忘了这个世界不是那麽的单纯。

    田湘湘对这个世界满幻想,所有的事情对她来说都是那麽的新奇,没见过的事情她都想亲眼看看,没去过的地方都想亲自去一趟。

    没有什麽理由,只因为她还很年轻,多麽简单的原因,却如此令人叹息。

    年轻就像是一道烟火,绚烂夺目而短暂,也最令人感叹。

    田湘湘望着天上的明月,现在夜已深了,大地却依然如此明亮,关於月亮的故事她也听过不少,但现在她只希望这明月能够化作一块大饼,最好是包着r0U馅的那种,一口咬下便冲出满满的香气,想到这里,她的肚子已饿的咕咕叫了。

    她现在身上也只有一件嫁衣,身子也不时打哆嗦,她现在又饿又冷,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洗个热水澡,喝上一碗暖暖的汤。

    经过了上次的教训,她这次身上本带着不少银两,这些事情本都是小事一桩,现在都被收走了,穿着一件嫁衣四处走也显得夺目且不方便,田湘湘望着青湖山庄,思考了一会,施展轻功踏水而去,翻墙进了山庄内,就像个俐落的小偷,但专业的小偷却不会穿着大红衣裳,因为那太显眼了,这点连不专业的小偷都知道。

    田湘湘一离开,千面书生便从树上跳了下来,摇头说道:「唉,还真是个麻烦的小nV孩。」脚步一蹬,也飞身向青湖山庄去了,支手一撑便进入其中。

    三

    田湘湘进了青湖山庄後,先找了个地方躲起来观察,她必须先知道这里的地形才能下手,但这山庄这麽大究竟该如何观察?

    田湘湘还在思考如何下手时,远处忽然一片闹哄哄的,有人大喊道:「快来人抓贼呀」

    接着一道人影飞到眼前,正是千面书生,他的样子相当从容,且已换了件衣服,就像是山庄内的仆人,对田湘湘问道:「你怎麽又跑进来了?」

    田湘湘先是瞪了他一眼,才说道:「本小姐要做什麽是我的自由,难不成还要告诉你这y贼?」

    千面书生并不理会田湘湘的冷嘲热讽,只是微笑着说道:「随你吧,不过你穿着件红sE新娘嫁衣,不觉得特别显眼吗?」

    田湘湘当然也知道,不过她没有别件衣服,或是该说她现在除了这身衣服,什麽东西都没有了,却仍然赌气说道:「你管不着。」

    千面书生转过头,丢了一套与自己身上类似的衣服,还多了一件毛衣给田湘湘,说道:「快换上吧,动作快些,免得被人……」说了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田湘湘抱着衣服,仍不忘记回话说道:「免得如何?」

    千面书生道:「没什麽,我是说免得着凉感冒可就不好了。」

    田湘湘哼了一声,说道:「你可别想转过来偷看,否则本小姐不客气了。」

    千面书生不屑道:「有什麽好看的,又不是没看过。」

    田湘湘穿上了毛衣又换了套衣裳,只觉得身子暖活多了,见千面书生背对着她,嘴角微微上扬,便伸出手想点他的x道,不料千面书生却刚好转过身来,正巧掐住了田湘湘的手腕,但这次却没有上次抓得紧,只是将她给制住了。

    田湘湘恨恨说道:「你这y贼,不是说了别转过来看?」

    千面书生抓着她的手,说道:「一个nV孩子在寒冷的天里换衣服的时间本不会太久,尤其是又怕被别人给看着了,我可是故意晚了一些才转过来的。」

    故意叹了口气,又说道:「还真是可惜啊,若是下次还有这种机会,你衣服就得换得更快些。」

    田湘湘将手甩开,说道:「念在你曾帮过本小姐,今天的事就不跟你计较了,但你若敢说出去就要你好看。」

    千面书生笑了,笑的很无奈,问道:「是,那敢问你现在有何打算?」

    田湘湘道:「我身上的东西都被他们给收走了,我要把我的东西给拿回来。」

    千面书生问道:「他们拿了些什麽东西?」

    田湘湘道:「我的银两和剑都被他们给拿走了。」

    千面书生丢了一包钱袋给她,说道:「这些银两应该b你身上的还多,也够你买一把新的剑了,快离开吧。」

    田湘湘却把钱袋丢还给千面书生,说道:「我要拿的是我的钱,还有我的剑,你若是不想帮忙就别扯我後腿。」

    千面书生又笑了,他也只能笑,因为跟田湘湘说道理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她决定了一件事情的时候,更别想要说服她。

    四

    两人哪都没去,而是回到了那间红到不能再红的房内,若是没有任何线索时,回到起点会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蜡烛还点着,花也还开着,不过人却都不见了,他们都在外头寻找着两人的下落,谁也不会想到这两人竟又回到原地,最危险之处也是最安全之处,这道理确实不假,因为人往往会忽略最容易发现的地方。

    田湘湘翻遍着床上却怎麽也找不着她的东西,可她的记忆都是由这张床开始的,在那之前的事情她全都没有印象,只记得醒来便到了青湖山庄,身上还穿着件新娘衣裳。

    这时千面书生忽然说道:「看看我发现了什麽」

    田湘湘转过头却看见千面书生身边蹲着一个丫鬟,正是田湘湘醒来时身边那个丫鬟,正畏畏缩缩的曲着身子,用手摀着脸,完全无法看见她的模样,那害怕的样子令人相当不舍。

    田湘湘立刻认出此人,便问道:「说,你把我的东西给藏到哪去了?」

    丫鬟并没有理睬,只是把身子缩得更紧了。

    千面书生柔声说道:「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那丫鬟没有回应,千面书生又说道:「能否告诉我们,你是谁。」

    丫鬟依然没有说任何话,千面书生低下身子,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话,丫鬟立刻抬起头道:「真的吗?」

    她的脸很白、嘴唇也很红,但却不是皮肤丽质,而是整张脸上都抹了粉,仔细一看只不过是个小二三岁的小丫头,本该是乾乾净净的,现在却成了个浓妆YAn抹的样子,显得格格不入。

    千面书生点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那你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小丫鬟露出了微笑,小声说道:「我叫做如儿。」

    田湘湘不解问道:「你究竟跟她说了什麽?」

    千面书生道:「我说我们会救她出去。」

    田湘湘道:「你怎麽知道她想出去?」

    千面书生道:「你在家中会畏畏缩缩?若是在家还如此战战竞竞,那你连一秒都不想待着,只想要逃离这个家。」

    这话说得很有理,家每个人最能够卸下一切的地方,若是回到了家中依然绑手绑脚,那这个家只是另一个负担,因为它没有家的温暖,有的只是更多的压力令人喘不过气罢了。

    如儿道:「我是被他们给骗来的,我家住在城内的药铺。」

    田湘湘愤愤说道:「肯定是的,他们什麽都不会就是特别会骗人。」田湘湘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决不会把自己也被骗了的事情给说出来,但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如儿道:「他们到城内说青湖山庄要招收徒弟,人们都说青湖山庄高风亮节,剑法更是举世无双,许多人都想让自己的子nV拜门为师。」

    说着眼泪便滴了下来,啜泣道:「可许多人进来以後难的便被当作奴隶使唤,nV的就只能做丫鬟服侍他们,若是有谁敢不从便被处罚。」

    田湘湘拍了桌子,说道:「太可恶了」

    千面书生道:「的确如此,但我们不可轻举妄动,这里毕竟是青湖山庄,四周都是他们的人。」

    如儿擦去眼泪,说道:「最坏的就是那个庄主了,他喜怒无常,若是看到谁不顺眼便把人关起来,好几天不给饭吃,就算是青湖山庄的弟子也是如此。」

    田湘湘越听越气,千面书生只是淡淡说道:「放心吧,我会救你们出去的。」

    如儿感激说道:「谢谢两位大侠。」

    田湘湘早听腻了那些人对她的恭维,现在有人称她大侠,觉得新奇有趣又有些害臊,脸不自觉微微发红,却仍说道:「这当然了,我可是路见不平便会拔剑相助的田nV侠。」

    如儿脸上满是崇拜的神情,道:「可惜田姊姊是个nV的,不然我就想嫁给你这种人,武功厉害又充满正义感,还很可靠,好像什麽事情都难不倒你。」接着便看相千面书生,脸上出现了一片红晕。

    千面书生也发觉这点,却摇摇头,又再如儿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如儿脸上立刻出现了失落的神情,千面书生则微笑说道:「没关系的,有天你也会遇见一个只属於你的男人,他肯定也很可靠。」

    如儿这才露出微笑,眼神充满着期待,对未来的期待。

    千面书生问道:「如儿,你知道这位姊姊的东西被收到哪去了吗?」

    如儿点点头,说道:「如儿帮姊姊换衣服时身上的银两早被收走,东西也都收到了储物间了。」

    田湘湘说道:「好我们现在就去拿回我的东西。」

    千面书生抱起如儿,说道:「那请如儿帮我们引路吧」

    三人便飞出了房外,一路向着储物间去。

    五

    三人迅速便到了储物间,这地方相当昏暗,就算是白天也感觉Y暗不明,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几乎用不到的,只不过要堆积多一些再烧b较不浪费柴火罢了,毕竟柴火也是笔钱,许多人更在意的是省时间,没有什麽事情是b时间更珍贵了。

    田湘湘望着一片漆黑,说道:「这里一片黑茫茫的是要从何找起呀?」

    一道微光从身後亮起,一颗珠子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珠子正在千面书生手上,珠中彷佛有云雾缭绕,宛如隐密的山云之间,更似仙人之境。

    千面书生将珠子递给田湘湘说道:「你和如儿拿着这颗夜明珠去那边找看看有没有,这边由我来负责。」

    如儿和田湘湘翻着满满堆积在地上的杂物,许多看来都还相当的新,却都被丢在这里,可见这青湖山庄也是相当的奢侈。

    田湘湘忽然问道:「如儿,方才千面书生在你耳边说了什麽悄悄话?」

    如儿噘起了小嘴,神秘说道:「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田湘湘不肯罢休,再问道:「你告诉我,我给你糖吃。」

    如儿摇摇头,说道:「不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好呀你这小丫头,看我不痒Si你。」田湘湘说完,手便戳向如儿的腰际,如儿觉得身子一痒,便摔了个跤。

    如儿笑着拍拍身子,说道:「田姊姊别戳如儿了,可我答应过了不能告诉别人的,若你真想知道,为何不直接问他不就得了?」

    田湘湘脸在夜明珠微光下出现了淡淡红晕,说道:「这……他肯定不会告诉我的,因为他就是个混蛋。」

    如儿却没发现这点,笑嘻嘻说道:「不会的,大侠他人很好的,你若是肯问,或许他也会告诉你呢」

    田湘湘却说的不清不楚道:「他可是……」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好继续找着她的东西。

    储物间虽然不大,不过天sE如此Y暗,有夜明珠这稀世珍物还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田湘湘的东西,她收起软剑并将其余东西打包让如儿拿着,接着说道:「东西都找到了。」

    千面书生道:「好那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

    田湘湘却说道:「还不能走,我们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还没做呢。」

    千面书生问道:「有什麽事还没做?钱也给你了,东西也都拿回来了,还有什麽事情?」

    田湘湘双手交叉在x前说道:「我田nV侠还拯救这些可怜的孩子们,怎麽能够自己离去呢?」

    千面书生道:「此事还得从长再议,山庄人马众多并非你我两人能够匹敌,何况庄主的功夫也不容小觑,今日还是先离去吧。」

    田湘湘挥了挥食指,说道:「关於此是本nV侠早有打算。」

    千面书生问道:「哦?你有何打算?」

    田湘湘道:「S人先S马,擒贼先擒王,我们直接去拿下庄主,到时他们见了庄主被擒,谁还敢继续反抗?」

    千面书生摇头说道:「这太危险了,况且这肯定会惊动整个山庄,我们只会更难逃脱。」

    田湘湘抱起如儿,问道:「如儿,你告诉我那恶庄主住在哪里,姊姊去帮你出一口气。」身子一跃便出了储物间。

    最安全的方法当然是立刻离开,现在的做法却是最危险的一种,千面书生只能跟在後头,并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走。

    分隔线

    後记

    我极少於各位看官互动,这应该是我过年前的最後一篇,过年期间若是有闲应该也会打个一章吧。

    话说大家可以猜猜这个千面书生是谁,看看能不能猜道剧情如何发展?


如果您喜欢,请把《武林轶闻之藏宝图》,方便以后阅读武林轶闻之藏宝图千面书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武林轶闻之藏宝图千面书生并对武林轶闻之藏宝图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