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修仙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虎入羊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陈风笑 本章: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虎入羊群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11111s.info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五一小说网”,谢谢大家捧场!


    冯君跟着两名炼气高阶,很快地走向了郊外的一个大院子,来到院门口,看门的是两个炼气阶,笑着打招呼发话,“又弄到一个?什么来头?”

    一名炼气高阶毫不含糊地呵斥,“这是你该知道的事儿吗?老实看门”

    人走进院子里,看到一名出尘上人和一名炼气初阶的nv修站在院子里。.ge.co

    出尘上人的眉头一皱,“怎么没有制住?你们就是这么办事的?”

    两名炼气高阶还没有说话,冯君的眉头就是一扬,“我犯了什么事了,要制住我?”

    “怎么跟上人说话呢?”一名炼气高阶一抬腿,冲着冯君的腿窝就是狠狠的一脚,“跪下”

    冯君的身子一晃,不见作势,一脚踢出,那炼气高阶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上,整个人都嵌进了墙壁里。

    “小子你找死”出尘上人脑后幻化出一只大,狠狠地抓向冯君,出尘上人对上炼气期修者,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直接靠修为碾压。

    冯君打出一条索子,不屑地冷笑一声,“区区出尘初阶,也敢狂妄?”

    他用的正是缚仙索,金丹之下无物不缚,直接就将对方束缚住了。

    幻化出的大已经抓住了冯君,但是没有后续的灵气支持,瞬间轰然崩溃。

    冯君一抬,就将两个看门的炼气阶摄了过来,往地上狠狠一摔,两条命顿时就去了一多半,然后又一抬,就将沉重的大门掩住了。

    他看了一眼唯一呆立在那里的炼气高阶,淡淡地发话,“老实待着。”

    下禁制什么的,他都没兴趣,有种你就跑呗。

    他的兴致在那名出尘初阶身上。

    他走上前,从对方身上取下储物袋,抬下了禁制,又收回了缚仙索,然后沉声发问,“吴明睿在哪里?”

    出尘初阶恶狠狠地看着他,“你死定了”

    冯君叹一口气,摸出一根烟来点燃,“答非所问啊。”

    他的白芒一闪,出尘初阶的右臂已经掉落在了地上,鲜血喷S了出来。

    他又吸一口烟,笑眯眯地发问,“吴明睿在哪儿?”

    出尘初阶的眼,是满满的怨毒之Se,“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芒一闪,又是一条膀子落地,冯君面无表情地发话,“你又答错了。”

    然后他将chou了两口的烟放在桌上,摸出开始划拉杀人之前,先得搞清楚身份。

    下一刻,他将半支烟拿起,又吸了一口,掣出长剑指在对方的咽喉处,“最后问你一遍……吴明睿在哪儿?”

    他已经搞清楚了对方的身份,银杏坊市祝家庄的人祝擎天?这算什么破名字。

    祝擎天大量失血,都快晕过去了,但他依旧倔强地站立着,眼也满是不屈。

    感觉到剑锋已经刺破了脖颈,他才忍不住吐出两个字,“后院。”

    冯君抬一指那个炼气初阶的nv修,“你,去把吴明睿给我带出来。”

    nv修的面Se惨白,迟疑了一阵,还是一转身跑开了。

    冯君看向那唯一站立的炼气高阶,淡淡地发话,“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吴明睿怎么了?”

    这位哆嗦了好一阵,才颤巍巍地发问,“大人,您是上人?”

    剑芒一闪,又是一条胳膊落地,冯君冷冷地发话,“回答错误”

    “吴明睿牵扯了一件大事”炼气高阶没命地叫了起来,“有大人物要拿他和他的朋友,我们都是小人物,也是被B无奈的。”

    冯君淡淡地发问,“什么大事?”

    “我也不知道,”炼气高阶放声大哭了起来,他是坊市里一个小家族出身,平日里仗着修为,在坊市游好闲欺压良善,却又注意不招惹巨头,哪里见过这种阵仗?

    此刻他连止血的胆子都没有,只能哽咽着回答,“我们只是小人物。”

    就在这时,有人冷冷地出声了,“道友好大的威风,出尘阶冒充炼气高阶……扮猪吃虎很有意思吗?”

    冯君侧头看去,却是一个出尘高阶和一个出尘阶相伴而来,那出尘阶的眼满是怨毒,再仔细看一看,此人跟祝擎天的相貌有分相像。

    冯君的敛息术得自于梁玉,原本就不是多高明的术法,他还只修炼了一半,后来虽然也有敛息术入,但他已经……用他的话说是成长起来了,就没再琢磨此术。

    大佬此刻就忍不住嘀咕一句,“早让你学些好点的藏气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区区一个出尘高阶都能发现你的真实修为。”

    出尘高阶还是……区区?冯君忍不住暗暗嘀咕一句,我现在才是出尘阶好不好?

    金丹真人……确实是Y死了J个,但是人不能飘的,懂不懂?

    冯君收起长剑,看着那出尘高阶,摸出一把折扇来,摇了两下,傲然发问,“你是何人?”

    出尘高阶眉头皱一皱,心说这货怎么这么狂,莫非真是有根脚的?

    说实话,要不是他见过了太多的家族兴衰,这会儿哪里会跟对方客气?早就动了。

    所以他面无表情地发话,“阁下是不是应该先……”

    话还没说完,只见白光一闪,他的人就不见了踪影。

    那名出尘阶名唤祝高扬,算是祝擎天的堂叔,两人知道前院的变化之后,他恨不得直接赶过来诛杀对方,但却被出尘高阶超胜上人劝住了“先问问清楚,再动不迟”。

    他一直在强忍怒火,想要搞清楚对方根脚,你要是没根脚,我非杀你报仇不可。

    祝高扬正竖着耳朵听呢,猛然间发现,超胜上人居然凭空消失了,满腔的怒火顿时化作了一脊背的冷汗,“你、你……你做了什么?”

    冯君最头疼的,就是对上一打多的局面,虽然他自认战力也很强悍,但是在修仙界,真的不能随便骄傲你知道对方有什么强悍的底牌吗?

    被他Y死的金丹就不用说了,前说过,太清派的剑修李只身,都曾经重创过金丹。

    不过现在笼生折扇收起一个出尘高阶,只面对一个出尘阶,他真的就没什么压力了要是一对一还能让你得,那我还是再回地球苟着吧。

    所以他根本懒得回答对方的话,收起折扇来,自顾自又摸出了,划拉了两下。

    然后他又点起一根烟,慢吞吞地发话,“祝高扬是吧?我就把话搁这儿了,如果不想让我灭了你整个祝家庄的话,我问……你答”

    “灭我祝家庄?”祝高扬笑了起来,仰天大笑的那种,“原来在你眼里,祝家庄随可灭?怪不得你敢如此折磨擎天……竖子,你可以动试一试,我祝家庄未必没有真人老祖”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沉声发问,“你这是选择了拒绝回答吗?”

    “我回答,”出乎意料的是,祝高扬居然表示愿意配合,不过紧接着,他就提出了一个条件,“我能给我的侄儿治疗一下断臂吗?”

    “不可以,”冯君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莫名其妙地被你们带过来,又莫名其妙地差点被制……我就想问一句,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祝高扬怔了一怔,他也是听那炼气初阶的nv修说,此人讨要吴明睿的消息,不果之后才出伤人,但是真没想到,是自家侄儿招惹对方在先。

    他忍不住问一句,“擎天,是这样的吗?”

    祝擎天两个膀子的血哗哗地流着,虽然他已经收缩了经脉和血管,但是终究失血过多,现在他只是靠着X一口不平气,才没彻底地昏厥过去,要量血压的话,肯定是休克血压了。

    他整个脑袋都是昏昏沉沉,连超胜上人消失的一幕都没注意到,听到祝高扬问出这么一句话,毫不犹豫地回答,“叔父,此人不肯乖乖被制,论罪当诛,你要为我报仇”

    “我去尼玛的,”冯君抬一道白芒,打向了祝擎天,“给我死吧”

    “剑下留人”祝高扬高叫一声,却是已经晚了。

    见到侄儿的头颅落地,他睚眦Yu裂,大喊一声,“贼子……纳命来”

    紧接着,一道飞剑刺向冯君,迅疾无匹。

    冯君身子一闪,就避开了飞剑,也不管对方的飞剑会追踪,抖一块大印打向对方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山河印了,都有点生疏的感觉。

    祝高扬心盛怒不已,但是却没失了理智,眼见这大印来势汹汹,并没有Y扛,而是迅疾地让开,同时不忘往身上拍一张防御符。

    他一边C控着飞剑攻击冯君,一边大声喊道,“快发响箭,请坊市维护秩序。”

    冯君使用山河印,总觉得有点不趁,这玩意儿的威力确实不小,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速度还是有点慢,而且没有跟踪的功能。

    就像他此前得到的缚仙索,号称“金丹之下无物不缚”,但是事实上,速度也慢,而且非常受环境的影响在密林里根本没法施展。

    所以他索X收起了山河印,一记神识攻击发出,然后再次祭起了缚仙索。

    大佬却是幽幽地叹口气,“堂堂的番天印的仿品,被你用成这样……你师门的前辈,居然没有G掉你?”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数据修仙》,方便以后阅读大数据修仙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虎入羊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数据修仙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虎入羊群并对大数据修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